目錄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天空之歌

天空之歌

HK$83.00
HK$40.00
{{shoplineProductReview.avg_score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shoplineProductReview.total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{{amazonProductReview.avg_rating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amazonProductReview.total_comment_count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數量 組合數量
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
該數量不適用,請填入有效的數量。
售完

商品存貨不足,未能加入購物車

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

每筆訂單限購 {{ product.max_order_quantity }} 件

現庫存只剩下 {{ quantityOfStock }} 件

若想購買,請聯絡我們。

商品描述

 ▍一旦兩幢樓計較高下,天空的割禮就開始了。

  這天,僅餘一半,「割禮」即將開始。

  西城企業聘請各路劊子手,掠奪天空,而東野扒人,早已趁隙滲入,慢慢掙著手腳錢。

  東野淑和東野季姊弟倆必須抓好功夫,趁勢,鬧裡揹人,除了仰賴熊心、豹子膽幾個「混帳東西」提供消息,還得注意「十二樓」的動靜。工地之內,十二樓,較競特色;營區之中,個個巴頭探腦,翹首的,則是憂心焚焚,豈容高第人獨饗「天空之歌」?

  高第啊,高第!高第人耍什麼把戲?

  人造「偽」星又盯住哪裡?

  ▍編織現實與虛擬,反思時代議題。

  故事中每一個虛擬的角色,象徵真實社會中不同處境的人們,筆法穿梭虛實,寫出當代都市「叢林」中有關於居住正義、人際關係、環境保育等等生活課題,讓讀者跟著主角經歷一段需要勇氣與憐憫的生命旅程,也同時思考眼前與未來的環境議題。

本書特色

  1.獲獎無數的少兒文學作家蘇善,繼《雲娃娃》與《第七本相簿》之後,又一力作!
  2.敘事奇幻,揉合詩、童話與小說。
  3.作者擅長將當代社會關注的事件入題,以虛擬和象徵筆法,帶領讀者反思時代議題。
 
 作者簡介

蘇善


 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碩士,淡江大學英文所文學博士,兼任助理教授,翰林國語科編撰委員,曾獲金鼎獎與多項文學獎,持續閱讀及創作中。

  [出版著作]
  童話詩:《貓不捉老鼠——蘇善童話詩》
  臺語詩:《買賣——蘇善臺語詩》、《人間模樣——蘇善臺語詩》
  中文詩:《不可能平面——蘇善詩集》、《詩響起——蘇善詩集》、《詩藥方》
  童詩:《童話詩跳格子》
  童話:《誰掉了一隻鞋?》
  少兒小說:《第七本相簿》、《雲娃娃》、《攔截送子鳥》、《凹凸星球》、《胡圖迷遊記》、《阿樂拜師》
  散文:《童年地圖》

自序―呼吸

  城市一隅,我藉花草呼吸。

  日復一日繞行綠籬之內,感覺肺部還算清淨,然而,有一天,慣見的夕陽不復美麗,原來,一幢興建中的大樓以其傲骨遮蔽霞彩,我無語。

  不久之後的某日,我身在高處,望見參差爭高的樓群,綠色幾點,一如星稀,光禿泥灰的景觀令人心驚,啊,天空已遭割據,啊,也正是這一份震懾引發了創作動力。

  搖筆日常,往往有多個點子翻滾腦海,依時間排序,這部小說若是第一個故事,檔案在八月建立。十月,第二個故事雛形可見,配角到齊,場景也有了著落。不料,第三個故事〈普羅米修詩〉搶先完成,而且找到發表園地。

  第一個故事慢慢爬,慢慢攢字,企待收尾之際,第二個故事的主角露面了,我只得與之商議:稍候!我一定要把這部小說先寫完才可以!

  我想,他是回答:如擬!

  於是,健「筆」如飛,句點落下哩!

  怎麼說呢?

  這第一個故事,我確實是自討苦吃呢!

  小說,特別是奇幻小說,必須有自己的邏輯,況且這個故事夾帶了議題,因此,準備功夫不容小覷,想像,佐以實物,才能增加可信度,而不是玩玩魔法而已。

  於是,歷經「搶」筆風波以及素材蒐集,字數破了兩萬之後,一千一千累積的小小滿足重新啟動了伏案的毅力。最後,我為這個故事寫了一首主題詩,題曰〈呼吸〉,朗誦時,胸臆瞬間長出一座森林!

  呼!希望這個故事可以自行光合作用,提供讀者閱聽的氧氣。

試閱

▍叢林男孩與花博士

  一頂小小的帳篷,一個小小的身影。
  然而,那樹,竟然就是一座森林。
  東野季出了神,蹲了身,他看見葉片縫隙裡面是更多的樹,小男孩追著小男孩,他甚至聽見笑聲。
  「一起玩?」身旁的聲音問道。
  「只有你?」東野季忽然一顫,瞧見一張小臉:「一個人?」
  「是啊!」
  「你,一個人住帳篷?」
  「『帳篷』?」小男孩微笑地說:「不是喔!我住在『叢林』!」
  叢林!
  東野季頓時紅了眼。
  小男孩指著小樹,認真說道:「一樹一叢林!」
  「說什麼『一樹一叢林』!」東野季轉而噗哧。
  一花一世界才對呀!
  東野季記得這麼一句,不過,忘了是誰說的?
  「也有『一朵花一天頂』喔!」男孩認真地指向更深的營區。
  「要有花就有花啊!」東野淑眼睛也亮了,慢慢探進。
  果然有一座花園,而且都是花苞!
  金屬?木造?
  然而,花,一朵一朵綻放!迎人!
  隨著腳步,花蕊漸漸開展?
  東野淑喜歡這個機關,她不禁舉高手掌,想要摸一摸花瓣。
  
  「別碰!」一個沙啞的聲音制止。
  誰?
  東野淑的眼睛找到最遠的一朵花,花托之下竄出一個人頭,身材應該跟自己一般高吧?
  「正在收集情報喔!」叢林男孩大聲說話,幫著解釋。
  情報?收集?
  「花是假的,怎麼會有蜜蜂和蝴蝶捎來季節的消息?」東野淑嘴邊喃喃,不是嘲諷,卻是淡淡的憂鬱。
  畢竟,這漫天的,不是光,而是盲。
  此在,在割禮賽區,在零工營區,只有黑夜與白晝,沒有季節交替。
  「咦?扒人竟然不認識這個東西?」沙啞的聲音中帶著懷疑。
  也就是說,扒人最好問一問、學一學,並且納入身懷之技?
  「請教!」東野季於是順著持論的話尾,表情還帶著沐浴叢林的欣喜。
  「收集塵粒!」叢林男孩搭嘴。
  若說塵粒,東野季便有了線索,於是試探:「難不成要預測賽局!」
  「對啦!」
  「這可是花博士的專利喔!」叢林男孩又說。
  「花博士?」東野季盯著眼前的男子。
  一身的襤褸呀……
  「所以?」東野淑急忙收話,瞪著眼睛,用力表示不能明說的那一句。
  「哪一棟會贏?」叢林男孩卻把這一句撿到嘴裡,而且說得字字清晰。
  東野季阻止不及,只能東張西望,希望沒有引起誰的注意。
  「放心……」花博士自己倒是坦然,「根本沒人在意,或者應該說,結果如何並不要緊,重要的……」
  花博士以指壓唇,話語在口中滾出喁喁。
  東野淑緩緩偏頭,似有領悟,但是不確定。
  完全無法理解的是東野季。
  
  「我的叢林有感應!」男孩一臉肯定。
  花博士摸摸男孩的頭,笑了笑:「謝謝你!」
  叢林男孩更加強調,指著帳篷口的盆栽說道:「你們看,樹梢偏向哪裡,光就在那裡!」
  這是童言?
  「好像也有道理……」東野季眼睛一亮,憶起東野長林裡的群樹的姿態與光影。
  「那麼,借你的叢林一用吧?」花博士忽然有了靈感。
  「用?」男孩既困惑又為難地搔搔頭,「做什麼用?」
  該不會砍了吧?
  男孩眼睛瞪大。
  花博士給了保證:「放心,不會讓它枯了!」
  「怎麼用?」男孩把「用」和疑問一起放大。
  「站在花下。」花博是簡單地說。
  就這樣?其餘三人心裡幾乎同時提問。
  「為了催化,我會動點手腳。」
  手腳?
  「總之,不能害我的叢林死掉。」
  「死不了,說不定還可以救活很多人。」
  東野季忍不住大聲:「救人?怎麼可能!」
  花博士不做解釋,逕自搬走小樹。
  叢林男孩沒有阻擋,顯然同意了。
  「好吧,我想看看你,喔不,是這小樹,怎麼救人?」東野季的話裡充滿質疑,臉上卻是未見敵意。
  「怎麼做都好,」東野淑對著弟弟說道:「分秒緊逼。」
  然而,就算遲了,也無干係。
  東野淑心底掐算時間,擔負責任,但是沒有絲毫希冀。
  「總之,小樹只是用來輔助,我的研究可是累積不少數據喔。」花博士笑著說,仍然一派執著與投入。
  數據?計算塵粒?東野季眉頭微微一揪,現在還能扳指頭嗎?
  只剩半天!
  半個天?東野淑抬頭一望,忽見一條閃光,脫口大喊:「危險!」
  叢林男孩恰好站在落點!



  東野淑出手,推開男孩。
  花博士也出手,攤掌,正好接住一隻蜂。
  「危險!」東野季接了姊姊的動作,一把抱住男孩。
  東野季心頭怦跳,因為,他知道蜂螫,除了疼,還會要人命!
  「放心!」花博士輕鬆地說,兩指掐起,將蜂隻湊近大家,「這是假的!這是我的『蜜』探。」
  探蜜?
  光禿禿的割禮賽區不是灰就是塵,哪有花草生存的餘地?
  花博士又抬起左腕,得意地說:「封密!全在這裡!」
  蜂蜜?
  東野淑看著花博士的左右手,聯想其中的關係。
  東野季也是,但是,沒有任何經驗根據,那感覺,猶如踩在林霧裡,並不覺得恐怖,似乎一探手就能觸及,至於觸及什麼,卻是無法具擬。
  只見花博士輕碰假蜂的肚子,假蜂的翅膀收合,看似沒有攻擊慾,應該也沒有攻擊力,花博士將牠收進胸前口袋,接著在左腕上按按壓壓,原本的膚皮竟然出現一個小方框,會動的!
  「膚皮當然仍在腕上,可這動態,是錄影……」花博士語氣高昂,卻壓低嗓音。
  祕密?
  東野家姊弟轉動眼睛,態度謹慎,叢林男孩也提高警覺,收起頑皮。
  「你的發明?有何目的?」東野淑幾乎唇語。
  點點頭,花博士滿臉笑意。
 「探誰的密?」東野季的悶聲問道。
  花博士放眼高處,若有所指,但是不發一言。
  懂了!
  頓時,空氣凝結,東野家姊弟不知如何處理如此突來的情節,更不知道這一耽擱是否會在稍後的任務中產生助力或阻力。
  「那麼,假樓的祕密也在蜜蜂的肚子裡?」東野淑努力問對問題,希望獲得助力。
  花博士點點頭。
  「所以,哪一棟樓會贏?」東野季跳過推測,直接指向偵查。
  「已經報上去。」
  報?
  上去?
  東野淑和東野季同時仰首。
  「你是高第人?」
  「你幫高第做事?」
  花博士對於東野季的問題稍有反應。
  「好吧,想必是為了錢?」
  「但是,你對我們透露這些,應該還有別的目的?」東野淑多想了一些。
  不只一些!
  東野季又嘔了,就氣自己總是慢鈍,只能跟著湊嘴:「你到底幫誰?」
  花博士一笑置之,輕輕拍著口袋的東西:「明知就裡,針啊,應該藏在肚子裡。」
  蜜蜂的肚子?
  針?
  「你不怕上面發現?」
  「所以才要逼針?」
  逼針?
  「剖開蜜蜂的肚子?」
  「然後把內容整理、整理。」
  「還要多久?」
  「總之,希望來得及。」

  • ISBN:9789865731632
  • 叢書系列:少年文學
  • 規格:平裝 / 204頁 / 14.8 x 21cm /  單色印刷 
  • 出版地:台灣

顧客評價


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no_review' | translate}}

相關產品